这里锦宝,楼诚和楼诚衍生小甜文和表情包制作爱好者,写点狗血傻文
小学生作文水平
最近陷入改名怪圈。。。。

【楼诚】面具(下)

   又一篇烂尾神作,本来想正正经经的写一篇夫夫离心回家甜的,写着写着就歪了,大家就随便看看吧
——————正文开始——————
   政府办公厅里氛围很奇怪。
   最近日本人大张旗鼓跑过来,不找明长官找明秘书,有时躲在房间里不知道聊什么还要拉窗帘,有时直接把明秘书专车接走,通常都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回来。
   这不是直接说明,明秘书比明长官更得日本人心了吗?

   有一次,明长官办公室里传来“阿诚,阿诚?”的叫唤,可是明秘书那个位置是空的。日本人急吼吼的把明秘书接走,他都没来得及报告。
   陈秘书叩门进入:“阿诚先生出去了,刚走。”
   明长官愣了一下,点点头,表明自己知道了。
   “明长官有什么事么?我一定尽力而为。”陈秘书颔首。其实他知道自己肯定不会被差使,因为明长官叫明秘书做的事,别人半点碰不得。
   “没什么事,渴了,想喝杯咖啡而已。阿诚不在就算了。”明楼微笑。

   陈秘书退出办公室,呼了一口气,回办公桌继续办公。
   办公室内,明楼低头看着文件夹,思绪却飞到九霄云外。
   阿诚…

   

   下午六点钟,本应该空荡的政府办公厅,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
   陈秘书看明秘书还没回来,想着让别的司机送明长官回家,结果明长官摇摇头说不用,他还要再看会儿报告。
   上海夜黑得快,这个时候每个地方都是黑的,明长官的办公室就像一个被丢弃的烟头,在黑夜里散发着奄奄一息的光亮。
   
   一阵鸣笛声从楼下传来,几句简单的告别,一声车门被摁回车里的声音,一段规律的皮鞋踏着水泥地的声音。
   阿诚…回来了。
   
   “先生,对不起,我回来晚了。”阿诚抱歉道。
   明楼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起身,在衣架上拿了大衣围巾,语气冷淡道:“我可以回家去了吗?”
   明诚一惊。明楼生气了。
   “啊…可以的。我下去发动车子。”明诚说完转身要走。
   “等等。”明楼喊住他。
   “先生…什么事?”明诚回头。
   “车钥匙给我,我来开车。”
   “啊?”
   “啊什么啊?钥匙给我。”
   明诚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钥匙,挑了挑,挑出两根被串在一起的钥匙,怯怯地交到明楼手里。
   
   车里,明楼把着方向盘开车,副驾驶放着他的公文包,明诚笔直的坐在后座,两手拇指打转。
   明诚很心虚。
   明楼上次开车载他好像是在法国,跟别人租了辆车去参加他的家长会,说是这样倍有面子。明诚后来跟明楼约定,以后都只能是他来开车。明楼时常头痛,他开车不安全。所以后来不管是在法国还是在上海,明楼就没有摸过方向盘。
   “大哥。”
   “嗯?”
   “我错了。”
   “错哪了。”
   明诚恍惚。还能这么问呐?
   “额…我错在回来晚了,让你等着急了。”
   明楼轻笑,右手摩挲了下方向盘:“我们在在政府办公厅做事,就是给日本人做事,他们让你回来晚了我能有意见?况且我也没有等着急,现在也不算晚。”
   明诚咬了咬下嘴唇:“我错在出去得太着急,没向你报告。”
   明楼看了一眼后视镜,将车拐进明公馆:“他们着急叫你,那就是有急事,报不报告都无所谓。”
   明诚有点郁闷。那你生气个什么劲,现在不在政府办公厅了都回到家里了诶还演什么演!
   “到了,下车。”
   “哦好的,大哥。”

   进了家门,明诚识时务的接过明楼的公文包和大衣,歪歪头:“我去做饭。”
   明楼没有理他,上楼进了卧室。
   明诚奇怪。在办公厅里演完就算了,靠近日本人赢得他们信任,来套取更多有效信息也是你吩咐的啊,今天回来晚一点虽然我也稍微拖了一下时间但主要责任在日本人又不在我。再说了车上我都跟你交代了你还说我错不在此?那我错在哪?莫名其妙。本来还想跟你说今天套到的信息来着,结果你一副全世界都欠你八百万的样子谁敢跟你讲话啊?
   明诚越想越郁闷,没处撒气,拿着菜刀对着萝卜使劲砍。

   饭上桌,明楼闻香下楼。明诚摆好碗筷,朝明楼点头:“大哥。吃饭了。”
   明楼拉开椅子坐下,看了一眼面前的菜,微微蹙眉:“今天这么素啊?”
   “啊…阿香临走的时候只买了一点肉啊,前两天都吃完了。”
   这年头肉也贵,明楼眨眨眼,表示理解。
   明楼夹了一块被砍成多面体的萝卜丁,问道:“今天日本人方面都有什么活动?”
   “他们询问了这几个月港口的船只情况,估计是要运货了,我们刚好可以借他们的船给家里送纱布。”
   “还有么?”
   “我们在政府办公厅里演的戏效果非常好,日本人对我非常信任。问我你最近有什么异常,或者说出什么不太好的言论之类的,他们可能怀疑你了。”
   “知道了。”明楼放下空空的碗,舔了一下嘴唇,对明诚说“记得洗碗。”说完回书房,特地的关上了门。
   明诚抓狂。什么意思啊!!还在生气啊!!记得洗碗是几个意思啊!!难道你洗过碗吗!!

  
   明诚洗好碗,煮了一杯咖啡,要给明楼。明诚在书房门外收拾收拾了一下自己,努力让自己不发疯。
   “大哥?”明诚推开门,见明楼没有如往常一样在办公桌上看书,而是对着窗口发呆。
   哦不,应该是沉思。
   “大哥,咖啡。”
   “阿诚。”明楼回神,转头看明诚,接过咖啡。没有闻,没有喝。
   “诶。”
   “你知道错哪了吗?”
   哎呦喂,还纠结呐?
   “不知道。”
   明楼把咖啡放桌上,走近明诚,右手扣住明诚后脑勺,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下次记得帮我煮完咖啡再走。”
   不容明诚诧异和生气,明楼结结实实的给明诚来了个吻。

   半晌,明诚道:“这个星期咖啡我给你煮,零花钱就算了。”

评论(4)
热度(47)
© 九自南居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