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锦宝,楼诚和楼诚衍生小甜文和表情包制作爱好者,写点狗血傻文
小学生作文水平
最近陷入改名怪圈。。。。

【庄季】甘之如饴 1—2

前传《匆匆相遇》链接见tag
私设如山
——————————————————————
“三哥!出来了出来了!凶手确定了!”赵寒从椅子上蹦起来,眼睛却紧紧盯着电脑屏幕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旁边的季白斜眼看了他一眼,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抓人。”

“好嘞!”赵寒带着姚檬大胡一溜烟跑了出去。季白心里放下七分心。这个案子追了一个星期,大家叫苦连天了7天,这回看到了凶手确认,这帮人巴不得赶快抓到人然后定案,或许能放个两天假。

季白认定这帮人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成功便成仁的焦急心态,安安心心的把抓捕任务放手给赵寒。

走出警局,来到偏僻的绿丛,掏出一盒烟。他轻车熟路的捏出一根叼在嘴里,手里从衣兜里摸出打火机。“咔哒——”一个小小的火苗跳出,季白挡着风把它送到嘴边。

“嗡——”手机震动,季白担心是不是赵寒那边出了事,烟也不点了赶紧掏出手机来。

哎呦?!来电显示是妈妈?季白迅速把烟揣回烟盒,接听了电话。“喂,妈?什么事?”这是季白成年后对母亲大人电话的惯用开场白。

“没事不能给你打电话啊?”这是季白妈妈对于儿子开场白不爽的惯用怒怼,“别跟我说你忙,再忙也要把这通电话听完。儿子,你奔三了啊!女朋友就没带回家过,给你相亲你又不高兴,你想怎么着啊!你大哥已经二胎了啊!咱家过年红包支出又多了啊!”

季白挠挠额头。爷爷有三个孙子,大哥是伯伯的儿子,一家人和和睦睦,但季白妈妈却总是喜欢拿他和季白比较,成绩,身高,工作能比的都比了。季白很争气的给妈妈赢了所有面子,唯独在娶妻生子这方面季白在妈妈心里输得一塌糊涂。季白不甘:“妈,老和大哥比有什么意思啊?再说了您还吝啬这点压岁钱啊?”

“你管我有什么意思?我先问你是什么意思!多少人看咱家笑话呢,你干什么不好还偏偏干刑警,哪像你大哥现在做厅长舒舒服服的,你大嫂在家里带孩子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的…你这个工作…算了!你说,什么时候给带个人回家看看!”

“这事急不得。”

“怎么急不得?你再这样说我就急给你看!”

季白无语。妈您这还不算急呐?这番谈话最终以季白疯狂打马虎眼结束。季白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最能让他缴械投降的就是妈妈了。他看着显示着的不短的通话时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他也没了吸烟的心情和时间,讪讪的走回办公室。

“季队,局长叫你去一趟办公室。”

季白闻声,掉头上楼。敲了门,听见里头传来许可,推门进入,看见局长还举着电话,笑着点头附和着电话那一头。

“好,行,您就看着吧…一定一定!嗯。再见。”局长放下电话,招呼杵在门口的季白过来坐。

“季白…上头又来电话了…”局长一反刚才和蔼的态度,绷着张脸盯着季白。季白虽然表面平静,心里还是小小的打了个疙瘩。

“上头说,你们一大队最近…表现还不错!打算在年中予以奖励。”

季白看出是玩笑,长呼了一口气。“要什么奖励啊,局里来来回回的奖励不就都是那么点花样,奖金、休假!还不如安安心心正常工作来的实在!”

局长顽皮:“不要?”

“要要要…奖励怎么能不要呢?这次是什么?”

“刚好你们破了一个案子,连轴转了挺久吧。等结案,先放你们三天假,回头年中大会的时候表扬你们一大队,怎么样?”

“口头表扬?”

“还不行啊?”

季白不是物质的人,局长也看得出他在开玩笑,两人乐了一会,刚巧赵寒他们回来了,季白告辞下楼。

下午临近下班,季白招呼其他人到办公室总结了一下这次案件的过程和分析,也挑出了表现不错的地方进行表扬,大家一个会开的很舒服又满足。末了,季白一边收拾文件一边问:“下班没安排吧?出去搓一顿?”

几个人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集体欢呼“好诶!”

季白够大方,对同事也很好。一般他提议出去吃饭,大家能享受到的都是不错的待遇,而且,季白买单。许诩推荐了一家网上评价很高的川菜馆,大家一致同意,二话不说就出发。

另一边的仁合医院里,杨帆得意于自己请来的庄教授已经接手一病区主管,正气定神闲的坐在办公室里喝茶。

“叩、叩”

杨帆忙于泡茶最重要的一步,挪不开脚步和眼神,对于敲门声也不能置之不理,于是低低的应了一声:“请进。”

等到对方进入甚至已经到旁边的沙发坐定后,杨帆才抽出纸巾擦擦手,扭头看去。是庄恕。

“呦,什么事?”

庄恕看他擦干手,才道:“我回来了,你答应我要帮我。”

“哦这个啊…小斌你看要不这样…”

“不要叫我小斌。”

杨帆被这六个字小小的吓了一跳,这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坐在面前的人。他一下坐正,十指交叉搭在双膝,冲庄恕点点头。“庄教授。”

庄恕依旧面无表情。他对杨帆当年的相助之情感激不已,可如今回来的目的很简单,却没想到今天回来了才发现自己被杨帆当枪使,变成了他对付傅博文上位的工具。杨帆看出庄恕可能要有些怒意,他不以为然,在他心里庄恕还是个小孩,30年前缩在床边抱着膝盖一声不吭偷偷抹眼泪的小男孩。即使现在他身上的头衔又多又大,唬得了别人却唬不了杨帆,他可是见过庄大教授最落魄的时候的人。“我从没说过不帮你,喏,这是我收集的资料。”

庄恕接过一小沓资料,翻了翻,全英的文献他也能几秒钟翻一页。他大致看完后,抬头问:“就这些?”

杨帆低头打理茶水,点点头:“我说了,我收集到的和你的差不多。我能提供的也都告诉你了,我也算仁至义尽了吧?”

庄恕把资料在手里一卷,低低的说了一句:“谢谢。但请你不要把我当成你攀登仕途的工具。再见。”

杨帆目送庄恕离开,轻轻笑了一下。不当就不当,我缺了你还能不运作了?

庄恕带着郁闷离开医院,走到医院大门,突然站定,仔细想了想自己现在要干什么。哦对,要去吃饭。

心情一不好就满脑子混乱,庄恕恨铁不成钢的用拳头捶捶脑袋。

他找了一家门面还可以的川菜馆,走进去,坐在门口附近的餐桌上,点了几个自己还熟识的菜。他记得以前母亲喜欢吃川菜,他跟风也乱吃一通,除了很辣什么名堂都没吃出来,好歹还记得一些比较出名的。出国多年他一直惦记着,偶尔有空去唐人街看看,但怎么都没找到当年的那个味,他纳闷,是时间过得太长自己也记不清了,还是兜兜转转就是没找到属于当年的那个味道。

季白一行人来到川菜馆,除了季白各个都不怀好意的想着怎么坑一把季白,季白虽然大方,但出手次数少,错过这次下次指不定要等到猴年马月呢。七八个人有说有笑的进入,服务生一看人多,连忙上前招待。季白负责吃和买单,其他全权交由许诩和姚檬负责。

进了包厢上座,季白先喝了几口饮料,前菜就上来了。他惊于饭馆的上菜速度,突然想到没有饭前洗手,招呼了几个大老爷们一起去洗手。转了半天才发现二楼包间没有卫生间,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从楼上跑到楼下,才洗到了手。

季白速度快,率先出来等候其他人。无聊之余环顾了一下一楼的环境。灯饰墙饰盆栽都做得很好,看不出是一家小饭馆,很有档次。

当门口附近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他没有细想,被后来走出的同伴们推着上了包厢。

包厢里大家有说有笑,没过多久季白也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平时在局里要保持形象,只有下班了几个人在一起吃饭时才原形毕露,大家觉得难得,硬是把季白从六点半拖到了晚上九点好好的发泄了一通。等所有人吃饱喝足聊够八卦了,走出包厢时,季白留后结账,下意识瞟了一眼门口的那个座位,早就易主。

季白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无聊!

 

庄恕早早吃完早早回宾馆,把包往床头上一扔,自己往床上一倒,简直颓废的不得了。他千里迢迢跑去美国又跋山涉水回国,其实都是为了妈妈。在当年那出医疗事故中,妈妈没有做错,妈妈是冤枉的。他坚信,他坚信妈妈的为人和人品。可是没有用,小孩子的固执之辞只能被视为胡言乱语,屁用都没有。妈妈自杀,成为庄恕心里永远过不去的坎。

他不甘,没有用。他去了美国,学成归国,成为医界一方专家。一切都在他的计划当中。

他不由得回顾了这将近三十年的历程,一切似乎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除了那个让他心跳图波澜起伏的一个星期。

他遇见了一个男孩,瘦瘦高高,篮球不错,待人友善不太会照顾自己,自诩视力极好,梦想成为刑警。在他心里像个小天使的存在着,给他阴郁的人生之路留了一片美好的回忆。

庄恕坐起,用力的甩甩脑袋,试图卸下今天不舒服的包袱,然后起身去冲冷水澡。当冰凉的刺激在身上冲打时,他情不自禁的又想到了那个小男孩,仔细回想了一下才发现,竟然过去将近十年之久了。

他心里说了声谢谢。

这边,季白在家里用平板刷新闻,一阵微风飘过,他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天又冷了?季白想了想,跑去衣柜里找了件薄薄的外套披上。

自从高二那年因为没带够衣服跑出去玩,发了一通烧,他就再也不敢对自己的身体太自信。哪怕后来在警校把身体练得格外健壮,他还是对自己的健康比较看中。

正翻着网页,突然微信蹦出来一个消息,赵寒的:三哥,明天我和姚檬去逛街,你要不一起啊?

季白心想这二货脑子发什么抽,居然有主动带电灯泡的?还是一个上司兼老大属性的电灯泡。刚想发个消息问候一下是不是该去看病,赵寒来了一条:姚檬带闺蜜。

季白想通了,估计妈妈从赵寒那里动手了。他翻个白眼,回了两个字:不去。

季白被搅和得心烦,把平板扔在一旁,倒在沙发上思考人生。然而他揉乱头发搓了几遍脸都没思考出什么来。索性回床上睡一觉。

两天假放完,年中会也开完,季白的一大队在会上被局长表扬,整个工作的热情高涨得不行,可惜手头上没有什么大案子,没有施展拳脚的机会。一群人每天嚎着怀才不遇,只有季白冷不丁冒出一句:“连轴转的时候别哭着让我请你们吃宵夜。”

赵寒打饭时刷了个朋友圈,不知道看到什么,发出“啧啧啧”的称赞,被季白瞄见,踢了一下赵寒小腿:“看什么呢!”

赵寒二话不说把手机递上去,给季白分享他有趣的的朋友圈:“你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我们班那个每天扮得花枝招展的像个孔雀似的,那个女孩子…记得不?她在我们市里做一个小护士,她说最近呢她们科里来了一个专家,美籍的,又帅又高,把她们一群小姑娘迷的呀!昏头转向的!”

季白点开朋友圈图片,用手指放大,看着明显属于偷拍型的照片里露出的小半张脸。

是他?季白想。

划过去,另一张照片的侧影更是让季白熟悉得不得了,哪怕过了十年,发型衣着都不是当年的样子,可是看着照片里的人,他还是笑了。轻轻的笑了一下。

这个人,没什么变化。

打好饭,季白挑着赵寒旁边的位置坐下,赵寒在旁边吓得停止咀嚼。

“干嘛呀哥?姚檬待会过来!”赵寒以为季白惦记着那天晚上叫他去当电灯泡的事,吓坏了,想着我这是为远在天边的阿姨分忧,你有本事别找我,向你母亲请罪去。

季白头都没抬,挑了块红烧肉放进嘴里:“你和姚檬老这样在食堂里影响不好,她来了我让她去找许诩。”

影响不好?您这借口忒牵强了点吧?谁当年觉得为了老少爷们的进食心情着想,把我丢出去和姚檬一桌的?赵寒心里独自委屈,慢悠悠的恢复咀嚼。

“你刚才说你那个同学在我们市医院工作?”季白问。

赵寒用喉咙发出“嗯”的声音,配合着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扭头问季白:“你不是对她感兴趣吧?”

季白斜睨赵寒一眼,道:“怎么可能!”赵寒小季白一个年级,平时放学回家一起的时候往往是季白到赵寒的教室去找人,多多少少见过这个“孔雀美少女”,心里极其反感这种花里胡哨的女孩子。“你帮我问问,那个美国来的专家,叫什么名字。”

赵寒虽然不知道季白问这个干什么,但他知道可能没什么好事,加之现在已经有了女朋友,还是姚檬这样的暴脾气,觉得这样的差事他不太能胜任。“我…还是算了吧。要不我给你她微信,你亲自问问?”

季白不爽:“问个问题怎么磨磨唧唧的?她是你同学,我问?以什么身份?你不要怕姚檬,姚檬那边我跟她通个气,她会理解的。”

赵寒无奈,在季白的“强权”之下,掏出手机,给护士同学发了条消息。“在吗?”

季白看见后笑得不行,赵寒这种样子还真不怕他出去撩妹子,撩不到的,也从此看出姚檬对赵寒是真爱。赵寒看着季白在一旁笑得不能自己,托腮不解。季白笑够了,用筷子指指手机说道:“回了。”

赵寒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开对话框,发了一句“你们院里新来的美籍医生叫什么啊?”

“庄恕”

季白笑笑,确定了这个人后他突然莫名的开心,不知道是好久不见的庆幸,还是还能再见的幸运。他突然迫切的想见他。

评论
热度 ( 93 )

© 九自南居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