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锦宝,楼诚和楼诚衍生小甜文和表情包制作爱好者,写点狗血傻文
小学生作文水平
最近陷入改名怪圈。。。。

甘之如饴 番外(一)

大家有卡打卡,没卡投币,您的番外已经备好,请在车上慢慢食用

————————————

季妈妈曾经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跑到庄恕小两口家里垂帘听政一个星期。哪怕两个人忙得根本没空伺候她,但是母上大人乐意,两人只能点头同意。

 

季妈妈在家里被佣人伺候十几年,再次动手自己丰衣足食也是毫不含糊,三下五除二就把厨房里能用的锅都炸了一遍。季妈妈不信邪,堂堂公司总裁怎么退化到连饭都不会煮?于是她让人买了一整套设备齐全的厨房用具又炸了一遍。

 

季白吓一跳,把妈妈请到餐馆里吃晚餐:“妈,你希望我回北京的心情我懂,但请不要使用拆掉我家这样的手段来逼我回去,要知道,你拆了这里,我还有别的去处!可是你这样,我还要赔给人家房东。”

季妈妈强装镇定:“你这个房子反正也比较老旧了,干脆重新粉刷一遍吧。费用我担,保证让你那个房东抱着你大腿说谢谢。然后这段时间我们就去外面酒店住着。”

 

“酒店?”庄恕喝了一口橙汁,“为什么要住酒店?不是只粉刷厨房吗?”

 

“当然粉刷整个房子啊!再说了,粉刷房子的味道很难闻的,白天施工晚上回去住味道还没散掉,根本睡不着。”季妈妈划重点道。

 

庄恕季白两人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庄恕可以住医院,季白可以住办公室。反正只能住酒店的貌似只有他们共同的母亲大人。

 

“啊……就这么定了。你们该上班还是上班,白天要么我就去监工,要么我就随便逛逛,你们不用操心。”季妈妈满意的把服务生端上来的养生清酿领走,沉浸在自己成功的领导中。

 

 

季妈妈订好酒店,通知两人,然后开始了无忧无虑的计划很多年但一直没有实现的城市实地考察。她太想知道这个把儿子绑在这里不回家,季白所谓的“作品”长什么样了。

 

季白很高兴母亲找到事情可做。他知道平时在公司妈妈恨不得有三头六臂同时工作,空下来的她虽然得到放松但却没有平时应该有的无所事事的快乐。妈妈只要不倒腾厨房用具,基本没什么危险,骗子遇到她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打劫的遇到她就是得罪季白,他放心大胆的让妈妈随意游玩。

 

季妈妈说到做到。早上盯着装修队刷墙,眼睛毒到装修队工头思考人生,一点点的瑕疵都被她挑出来,用不见血光的刀子在心口捅上几百遍。下午就在市里到处逛逛,喝点下午茶,逛逛养生会所,比较一下这里和帝都的差距。晚上按时回到酒店床上用平板看着公司实时动态,下属发送来的文件,一个不落阅读完毕点评好给点建议,最后做个小面膜,睡觉。

 

季白知道妈妈是执行力极强的人,一直非常放心她在陌生环境里的适应能力。上一秒刚刚机场落地,下一秒就能把未来24小时的计划给你说出来,过得非常充实,也不用别人操心,也很少操心别人。比如这几天,庄恕季白两人根本没睡酒店,季妈妈都没发觉。

 

季白总觉得睡酒店不太好,干脆就睡办公室了。庄恕正好要值大夜,白天还要给学生讲点病例,也直接就睡在医院的休息室,所以根本没出过医院。两人琢磨着要不把房间退了吧,又怕季妈妈发现之后难免心里不舒服,就让房间空在那里,算是母亲做了一回慈善,变相投资了酒店吧。

 

 

季妈妈才不是吃素的,没过两天就发现有点不对劲。这两人最近怎么这么忙,晚上也没出现在酒店里呢?不会是自己睡得太早了吧?于是在某个晚上给季白打了个电话,说是要跟他沟通沟通厨房里的厨具要不要换一套新的。

 

季白白天出了两次行动,错过午睡,晚上又累又困,早早就在办公室披个毯子睡了。接到电话以为没什么大事,沙哑的声音便穿过手机到了母亲耳朵里。“妈你定吧,我没意见。”

 

听得出季白声音有异,季妈妈的疑问脱口而出:“你睡了?”

 

“嗯。

 

“你开一下门,我给你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开门,我给你。”

 

季白一激灵坐起。妈妈这是在查宿。可是自己根本不在酒店,他要怎么才能在3分钟里出现在房间里面?不可能。

 

“我在局里,没在酒店。”

 

“噢……那你让小恕出来拿。”

 

“他在医院睡了,也不在酒店。”

 

季妈妈顿时明白七七八八,一股火气上心头:“合着你俩根本没在酒店住过是吧?那我订这房间干嘛?浪费国家资源?”

 

季白连忙解释:“啊……我们这两天忙……”

 

“胡说!这么巧,就我回来这几天忙?要忙你早说啊!我干脆就不回来了,你房子也不用装修了……哦!是不是不用装修你们就不忙了!你们是不是怪妈不能让你们在家里住了……”

 

“啊不是不是。明天有空,明天我们就去酒店睡,明天一定……”季白扶额,这说的都是哪跟哪啊……庄恕是不是真的有空还不一定呢!

 

季妈妈倒是安心一些:“说好的,明天晚餐一起吃,吃完你俩就给我回房间睡!”

 

季白放下手机,揉揉太阳穴,给庄恕发了条消息。

 

几分钟后,庄恕回信。季白看着手机屏幕松一口气,明天能交差了。

 

 

第二天,庄恕季白和母亲共进晚餐后,在母亲的“目送”下,进了房间。

庄恕关好门,看着季白。

 

季白坐在床上无奈的耸耸肩。

 

两人实在没什么事可以做,干脆洗澡关灯睡觉。

 

要命的是,两人都睡不着。季白无比怀念家里那张舒舒服服的床,酒店里的床软趴趴的睡起来没什么安全感,他也纳闷自己这个认床的毛病什么时候惯出来的。庄恕就比较直接了,他一直有认床的习惯,到了另一个环境睡觉总是要适应一段时间的。

 

季白看着天花板,想试试数数催眠法。“1,2,3……52,53,54……啊,不行,这方法根本不管用。”季白捶床。

 

庄恕翻过身对着季白,冷冷道:“这个方法其实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的,你还是老老实实闭目养神吧,没准闭着闭着你就睡着了。”说完庄恕闭上眼睛。

 

季白闭着眼睛想事情只会越想越兴奋,根本起不到闭目养神的效果,反之,他就是活脱脱的闭目伤神。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这里石墨)

 

 

 

一片狼藉。

 

季白和庄恕洗了一个澡,套上衣服后给保洁打了个电话,然后悠哉悠哉下楼。

 

干嘛?当然是吃夜宵去啊!

 

夜景在两人的眼里充满温柔,线条一道一道画在鹅黄色光线里,车灯散发出弱小的光芒淹没在庞大的喧嚣中。庄恕在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饭后散步过了。

 

咳,不是饭后散步,是那啥后……

 

季白带庄恕来到一处烧烤摊,要了几听啤酒和几串腰子。庄恕曾经批评季白在路边吃的烧烤不卫生,致癌物质多,贴上“ 垃圾食品 ”的标签,现在真的到了实地什么都往嘴里塞。

 

“老庄,明明晚饭也没吃过多久,你怎么这么饿?”

 

庄恕刚丢下一根签,又从盘子里拿出一串,放到鼻子前闻一闻:“感受生活。”

 

季白无语,又让老板加了一大把的腰子。

 

 

庄恕有事没事感受哪门子的生活,分明是看看季白平日里吃的宵夜,到底有多么诱人,能让季白放下庄恕亲手下的面,偷偷摸摸也要来放飞自我。

 

“三儿,给我弄点辣椒粉来。”

 

季白看着庄恕:“不是吧?你不是不吃辣的吗?”

 

庄恕摇摇头:“在外人面前不吃,在你面前可以。”

 

季白半信半疑,从隔壁空桌上拿来一瓶辣椒粉,同时准备好一瓶矿泉水。

 

“怎么?怕我受不了啊?放心吧,你男人没那么弱。”庄恕一边说一边给盘子里的烤串撒辣椒粉。

 

“悠着点。”季白担心道。

 

庄恕把烤串举到季白面前晃,季白隔着二十厘米都能闻到一股冲鼻的辣椒粉味。

 

但是庄恕咬得毫不犹豫。

 

一口一口,庄恕津津有味的品尝,季白一动不敢动,准备好了庄恕随时有事第一时间给他递水。

 

庄恕很争气的吃完所有东西,辣得眼泪鼻涕狂流不止,一句没哼。季白在旁边只有递纸巾的份。

 

“怎么样?我说没事吧。”庄恕擦擦嘴。

 

“现在看起来的确没什么事,过会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庄恕得意的敲敲桌子:“任何时候都不会有事了。”

 

感谢季白,庄恕可以真正面对所有的事情,从前的恩怨化无,他的世界里再也没有灰色的一面。

 

母亲依旧是记忆里最让他疼痛的地方,只是现在,没有以前那么疼了。

 

有一个人在旁边可以分掉他的部分不愉快,多好。

 

“真的,以后都没事了。”庄恕喝一口啤酒。

 

季白笑笑不说话,默默把手里的矿泉水放到旁边,和庄恕碰了个杯,把罐里的啤酒喝完,一滴不剩。

 

 

“叮咚~”手机提示音。来自季妈妈的一条短信。

 

——儿子,你们俩干嘛呢现在?要不然我们去吃宵夜吧!

 

季白看着面前两大盘的烧烤签,抬头问庄恕:“你还能吃东西吗?”

 

“……试试?”

 

——————————

标题实在是想不到要起什么,反正写都写了大家看故事就好了,不要在意标题。

说实话,开一次车,减寿两年啊,发际线都往后了

评论(12)
热度(63)
© 九自南居士 | Powered by LOFTER